经典建筑 近代最早的装配式建筑——英国水晶宫的绚烂传奇

1851年英国,一座能够同时容纳一万人并可展示来自世界各国十万多件展品的可移动展馆出现在伦敦海德公园,惊艳世界。馆内挂满万国彩旗,50多万人聚集在海德公园四周。参观人流摩肩接踵,各种工艺品、艺术雕塑琳琅满目、目不暇接。人们惊奇地观看来自不同国家的发明、珍奇和不同产品。

这座世界上第一座以玻璃及铁架构筑的大型轻质建筑,不仅开创了近代功能主义建筑的先河,也成就了第一届伟大的世博会。设计人为英国园艺师帕克斯顿。整个建筑高三层,大部为铁结构,外墙与屋面均为玻璃,通体透明,宽敞明亮,故名“水晶宫”。

“水晶宫”总面积为7.4 m×104 m;建筑物总长度达到563 m(1851ft),用以象征1851年建造;宽度为124.4 m,共有5跨,以2.44 m为一单位(因为当时玻璃长度为1.22 m,用此尺寸作为模数)。其外形为一简单的阶梯形长方体,并有一个垂直的拱顶,各面只显出铁架与玻璃,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完全体现了工业生产的机械特色。在整座建筑中,只用了铁、木、玻璃三种材料,共用去铁柱3300根,铁梁2300根,玻璃9.3万平方米,从1850年8月到1851年5月,总共施工不到九个月时间。而细究其设计的灵感来源也是充满了巧合。

1849年,大英帝国政府为了显示英国工业革命的成果和推动科学技术的进步,为了炫耀殖民主义掠夺世界资源并开始支配世界的实力,英国当时在位的维多利亚女王和她的丈夫阿尔伯特公爵,决定在伦敦海德公园举办一次国际性博览会,并要求建造一幢临时性但具有恢弘气势的展馆建筑。1849年底成立的世博会建筑委员会立即向各国发出展馆设计的邀请。尽管方案征集仅有三个星期,但是委员会仍收到245个方案,委员会评选出68个荣誉奖,但却没有一个获胜者。因为所有方案都是古典、永久性的建筑形式。几个月很快过去,正在皇家委员会一筹莫展之时,一个不经意的方案不仅成功地挽救了世博会,更是成为人类历史上的里程碑作品,甚至建筑物作品的本身成为了第一届世博会最成功的展品。这便是园艺工约瑟夫·帕克斯顿和他的创作“水晶宫”。

帕克斯顿是阿尔伯特亲王的朋友,时任查丝华斯庄园首席园艺师,以在温室中培养和繁殖维多利亚王莲而闻名,并擅长用钢铁和玻璃来建造温室。偶然获得了一名英国探险家1837年在圭亚那发现的莲花种子,经过一番悉心培育,种子在三个月后长出11片巨大的叶子,开出了美丽的花。

一天,帕克斯顿把7岁的小女儿抱上一片叶子,飘在水上的绿叶居然纹丝不动。翻开叶子观察,他看见背面粗壮的径脉纵横呈环形交错,构成了既美观又承重的支撑。这一发现给了他灵感,一种新的建筑理念就此形成。不久,他为王莲建造温室,采用铁栏和木制拱肋组合支撑玻璃墙面,首创新式温室。在功能之外,他还发现这种建筑构件可以预制,根据需要组合装配,成本低廉,施工快捷。这一独特的方式赢得了当时建筑工程界的赞誉。

帕克斯顿毛遂自荐,写信给皇家艺术协会提供自己的方案,在获得回复后帕克斯顿夜以继日、通宵达旦投入设计。他以立面和剖面图形式画出了这座建筑的基本形态。6月20日,水晶宫带着图纸前往伦敦。6月22日,伦敦新闻画报再次刊登官方设计方案的细节。建筑委员会见到了帕克斯顿的计划并迅速推荐给组织委员会,同时广泛征求民众意见。公众舆论倒向了这一设计,因为它新颖别致、优雅美观,同时又绝对称得上临时性建筑。7月15日,建筑委员会接受了帕克斯顿79800 英镑的报价,要求在原有基础上增加高度,以便使某些树木得以罩在屋顶下得到保护。帕克斯顿测得了树高,在设计中增加了一个桶状圆顶。帕克斯顿的方案在众人关注下最终敲定。记者Douglas Jerrold撰文称之为“水晶宫”,这个名称一直流传至今。

水晶宫作为世界上第一座大型装配式建筑,这种用预制的构件在工地装配而成的建筑方式,凭借着建造速度快,受气候条件制约小,节约劳动力并可提高建筑质量等优点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注意。追根溯源,早在17世纪向美洲移民时期所用的木架构拼装房屋,就是一种装配式建筑。古埃及阿斯旺菲莱神庙、古希腊雅典帕特农神庙都是采用了这种装配式建筑方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国家以及日本等国房荒严重,迫切要求解决住宅问题,促进了装配式建筑的发展。到60年代,装配式建筑得到大量推广。

世博会结束后水晶宫移至伦敦南部的西得汉姆,并以更大的规模重新建造,将中央通廊部分原来的阶梯形改为筒性拱顶,与原来纵向拱顶一起组成了交叉拱顶的外形,展示了这种装配式建筑的强大生命力。

1854年6月10日由维多利亚女王主持向公众开放,作为伦敦的娱乐中心存在了82年。1936年11月30日晚上6点,在中央大厅的员工厕所内突然着火,很快大火烧遍了整幢建筑,第二天早上,除了一堆扭曲的金属和融化的玻璃,其它什么都没有留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ilufengqi.com/,水晶宫残垣断壁一直保留到1941年。水晶宫的焚毁也宣告了辉煌的维多利亚时代结束。

截止至2018年,1851年伦敦世博会已经过去了167年,人类已经进入了21世纪,科技的发展、现代的建筑形态早已跨越了水晶宫、蒸汽机的时代。然而,人类并没有脱离水晶宫所使用的材料和方式,水晶宫依然“存在”于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变化着帕克斯顿的创意理念,延续着装配式的建筑方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